雄心勃勃·垃圾一坨 手機操作系統真的不好做

發布于2012年的Nexus4,2013年的Nexus5,2014年的初代一加手機、魅族MX4和魅族MX4 Pro,2015年的Fairphone2“公平手機”……聽到這一串“古董”名單,如果你是一位智能手機的玩機老手,可能回因為勾起了遙遠的美好回憶而微微一笑;但如果你是近兩年才接觸智能手機的年輕用戶,則可能更多感受到的是陌生和錯愕。


這都是什么鬼!?


沒錯,我們三易生活也想問這個問題。只不過,我們并不是對這些老手機感到不解,而是對于它們竟然是2019年8月23日剛剛更新的,某個“最新手機操作系統”的支持機型這件事感到疑惑、遺憾和無奈。

07.jpg

是的,這個操作系統,正是曾經大名鼎鼎、雄心勃勃的Ubuntu Touch。而如今依然擁有著“眾多支持者”的它,卻已然用一地雞毛的現實向所有人昭示,手機操作系統,真的不是那么好做。


其實,Ubuntu的“底子”遠非其他對手可比


對于大多數電腦或者手機愛好者來說,Canonical或者UBports可能都是陌生的名字,但說到Ubuntu,只要是稍有“玩機”經驗的朋友多少應該都還是聽過它的大名的。畢竟作為Linux操作系統當前在全球最成功的發行版之一,Ubuntu可以說擁有了其他所有開源操作系統想要擁有的一切優秀資源和成果。

Mark-Shuttleworth.jpg

從技術上來講,Ubuntu背后的Canonical公司創始人馬克·理查德·沙特爾沃思(Mark Richard Shuttleworth)是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展露頭角的計算機天才。他22歲就創辦了旨在開發互聯網驗證碼的企業Thawte,29歲以平民宇航員的身份登上了國際空間站,并在那里以遠距離通話的方式與曼德拉進行了交流。而當他在31歲回歸Linux行業時,編程實力、行業地位、金錢儲備都令Ubuntu短時間內就得到了同行的尊重和幫助。

05.jpg

有技術、有行業地位、有錢,PC版的Ubuntu操作系統還有瘋狂的用戶支持,作為一個比Android或者iOS起步都更早的開源系統,Ubuntu早在2015年實現了超過10億人的全球用戶總數。在當時的Canonical和Ubuntu支持者們看來,這個Linux先鋒兵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順利,那么強大。


既兼容安卓也有獨創功能,Ubuntu手機系統起步很穩


然而或許正是因為此前在PC上的發展實在太過順利,蒙蔽了Ubuntu主導者對于行業趨勢的洞察力。總之,當他們意識到手機將會是未來重要的智能終端形態,并且首次提出為智能手機開發操作系統時,已經是2012年了。

04.jpg

這是什么概念呢?這意味著,當Ubuntu終于試圖推出一個手機上的操作系統演示版的時候,他們發現同樣基于Linux的Android操作系統,已經占據了市場的絕大部分份額。而且更糟糕的是,無論是硬件設備廠商還是軟件開發者,都已經習慣了以Android系統的技術作為參照來推出新的產品。


在這種情況下,Ubuntu沒有選擇另起爐灶,而是宣布將會把Ubuntu移動版開發成一款“能兼容Android,還能帶有濃重Ubuntu風格的自主系統”。具體來說,就是要和Android采用相同內核,然后在界面、底層邏輯、軟件商店上,都使用Ubuntu的技術和美術風格,同時還附帶了看起來很新穎的跨平臺功能。在最初的設想中,當消費者把這樣的“Ubuntu Phone”連接到顯示器或者電視上的時候,它就會自動變成和桌面版Ubuntu系統一樣的UI,從而大大強化這一新款移動設備的生產力和辦公屬性。

06.jpg

客觀地來說,這樣的商業和技術決定是十分明智的:一方面來說,Ubuntu Touch技術底層上和Android共享,保證了未來系統的至少不會沒有軟件用;而在外觀界面、標志性功能上它又與Android和iOS存在差異性,這也保證了Ubuntu Touch不會那么輕易被埋沒。


盲目自大、忽視市場,天之驕子就此成為笑話和教訓


有技術大佬帶隊、有充裕資金支持、有長久培養出的成熟軟件生態、龐大用戶群體作背書。踩在巨人肩上的Ubuntu Touch手機系統曾經一度被視為未來之星。然后在2015年,Ubuntu母公司Canonical就已經正式宣布放棄研發Ubuntu Touch,轉而就將其扔給了開源社區UBports。

01.jpg

這中間發生了什么?其實問題并不復雜,只不過是Canonical意識到了兩條現實情況而已:一是自身雖然已經在PC操作系統業界摸爬滾打了十幾年,但在很多技術細節、開發實力上其實根本還無法與谷歌、蘋果甚至老對手微軟相比。譬如說之前構想十分美好、作為Ubuntu Touch標志性功能的跨平臺界面,就始終無法研制成功,這讓這家老牌公司真正看到了自己與巨頭們的差距所在。


而更重要的,就是手機硬件的發展速度遠快于桌面PC,這意味著操作系統的開發者需要得到硬件供應商的大力支持,才能及時針對最新的硬件進行系統適配。如果不這么做(或者沒有這樣的實力、得不到支持的話)就會出現研發出的系統永遠落后于市場,永遠只能用在老型號甚至是過時的手機上的局面。而這樣的手機操作系統,是根本不可能有市場生命力的。

02.jpg

2019年8月的Ubuntu Touch兼容設備列表,以及依然存在的一堆BUG


明白了這兩點的Canonical果斷放棄了Ubuntu Touch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并且把它扔給了UBports這個開源社區。不得不說,UBports的開發者精神上很令人敬佩。他們靠著個人的技術力,就像“愚公移山”一樣用緩慢的速度,但絲毫不放棄地繼續了Ubuntu Touch手機操作系統的開發。


然而,這種刻苦、堅持的研發得到的成果是什么呢?就是本文開頭所述,最新版至今依然只支持2015年的老設備,而且依然BUG成堆的那個Ubuntu Touch OTA-10版本。它依然無法勝任日常使用,依然得不到任何市場化的支持,更糟糕的是,它還束縛了一幫原本可能會有更大的成就的開發者的精力和視野,讓他們在2019年依然忙于解決五年前的硬件設備的驅動、兼容、續航、拍照等等問題。

image.jpg

說實在的,做到這個地步,Ubuntu Touch手機系統已然不只是一個失敗的技術案例了,它更像是一個對社會資源、對高技術人才的嚴重浪費企劃。而且這個浪費現在依然還在持續,也依然還用它自己的生動遭遇提醒著我們,做好一份手機操作系統,到底有多難。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踩(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大家都在看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七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