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讀B輪融資1億美元,網文領域靠砸錢就能成嗎

伴隨著互聯網行業的不斷發展,各式各樣的娛樂形式已經幾乎無死角占據了眾多用戶的時間,而在目前的一眾在線娛樂方式中,網絡小說絕對算得上一個古老但卻又經久不衰的項目。在走過了20多年的風風雨雨之后,網絡文學領域又掀起了新的波瀾。

171730354753Screenshot_20190411_171017.jpg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以逐浪背后的WiFi萬能鑰匙和趣頭條旗下米讀為代表的一眾下沉市場大佬紛紛入局,開啟了一場用免費閱讀挑戰“舊王”的故事。然而就在日前,趣頭條方面宣布旗下米讀小說及米讀極速版(合稱“米讀”),已完成由CMC領投的1億美元B輪融資,加上去年年底完成的1800萬美元A輪融資,米讀的累計融資額也已經達到1.18億美元。


作為對比,目前國內這一領域當之無愧的一哥閱文集團,市值是306億港幣。換句話來說,米讀僅用上線不到1年半的時間,僅融資額度就已經達到了閱文市值的1/40,而這也足以見得資本市場對于米讀未來的看好。

timg.jpg

不過我們在對米讀的模式進行了一番了解和比對之后,卻對這款APP的未來產生了擔憂的情緒。米讀的商業模式與其控股方趣頭條一樣,核心都是圍繞如何賣廣告展開,簡單來說就是想要免費看小說就得先看一段廣告,而這種羊毛出在豬身上的盈利模式,也已經被視頻及網絡游戲等領域證明了有效性。


盡管這個大方向看上去是正確的,但凡事都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網文這個行業顯然也有著自己的特殊性。以閱文為首的一眾堅持VIP訂閱付費的頭部平臺,在經過長達16年的努力之后,已經完成了對網文讀者的教育,也順利的用價格歧視模型完成了消費者的圈層劃分。


在米讀這類APP出現之前,網文圈的讀者結構是這樣的,“土豪”讀者不僅訂閱還會有額外打賞,“中層”讀者用付費訂閱支持作者,“底層”讀者則直接轉向了盜版網站。沒錯,此前的“免費”往往是指盜版,盡管在受到了嚴厲打擊之后,卻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盜版網站,也透露出了這樣一個事實,不愿意付費的價格敏感型用戶數量極為龐大。

171812299846QQ截圖20190411130323.jpg

米讀就誕生在海量“五環外人群”客觀存在的背景下,因此其也需要解決好一個問題,就是拿到優質內容并留住這類用戶的流量。可問題的關鍵也出在這里,優質內容無疑是米讀的阿喀琉斯之踵,目前以閱文為核心的VIP付費模式是一個天花板極高的舞臺,知名網文作者年入千萬并不少見,通常小有成績的作者也可實現月薪上萬。那么在有能力的作者都去閱文這類平臺之后,留給米讀這類免費APP的,則只能是流水線生產的工作室文或者水平并不那么如意的作者。

Screenshot_20191017_173423_meitu_1.jpg

從讀者角度出發,付費所要實現的是正版閱讀體驗更好,因此米讀在如今的網文圈中,實際上想要替代的是盜版網站的角色,而非常湊巧的是,盜版網站的盈利模式同樣也是靠從各大廣告聯盟上獲取流量分成。而米讀與盜版網站的區別,在于一個是正規軍,另一個則游走在違法的邊緣。當然,讀者是不會管盜版是不是違法,他們更為關心的是能不能看到感興趣的內容,因此在這一方面盜版的優勢明顯更大,因為其立身之本就是利用正版平臺的漏洞來盜取內容,也更容易做到“與時俱進”。


反觀米讀就顯得很劣勢了,受限于版權,只能拿到諸如“霸道總裁愛上我”這種已經落伍的老內容,要么就是在從事網文規模化的工作室拿到內容。但我們都知道,網絡文學是一個非標準化行業,批量化的工作室文代表的就是低質,因此盡管“五環外人群”付費意愿低,但并不代表對內容毫無要求。所以米讀如果拿不出屬于自己的獨家高質量內容,即便是不提挑戰付費訂閱模式,首先要想的就是如何與盜版網站去爭奪流量。

Screenshot_20191017_173423_meitu_12.jpg

事實上米讀如今給我們的感覺,是還沒有出現資金危機前的電商平臺淘集集,除了“免費”和“買的多,賺的多”之間的差異之外,二者其實瞄準的都是同一類用戶,因此也一樣會遇到相似的問題——留存率。淘集集的鏈條崩潰于茫茫多的低質產品消耗完了用戶的耐心,而米讀單薄的內容庫同樣也是個“定時炸彈”。


當然,趣頭條方面應該也已經看到了這一隱憂,因此其對此表示,本輪的1億美元融資將用于內容建設、作者生態構建,以及市場推廣等,以鞏固并提升米讀在行業內的競爭力。那么,砸錢就真的管用嗎?從此前騰訊用創世中文網進軍網文圈的事跡來看,這種效果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畢竟創世中文網的挖角最終以騰訊文學和盛大文學合并成立新公司“閱文集團”而告終。

171750120721Screenshot_20190411_165211_meitu_1.jpg

更別提米讀所要做的,是說服作者通過流量分成而不是訂閱費來掙錢。不同于丁是丁卯是卯的訂閱模式,流量這東西可以套路的地方可就太多了,甚至只需改改算法就會有著天壤之別,因此相比之下,網文作者也顯然更難以接受這種模式。


所以現在的情況其實很簡單,米讀的玩法是打破了網文領域一直以來的傳統做法,自然就打破了作者更加習慣的“舒適區”,但跳出舒適區顯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便砸了大價錢吸引到不少作者“跳槽”,可網文作者所頂著的可是筆名,操弄的是手藝活,因此一旦情況不對,換個“馬甲”隨時就能回歸此前的平臺了。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踩(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大家都在看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七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