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幣之后是炒鞋,工業化生產的球鞋也能很貴?

俗話說“萬物皆可炒”,而最近一段時間,有這樣一條段子在網絡上廣為流傳,“70后炒房,80后炒股,90后炒幣,00后炒鞋”。隨著幣圈一眾大佬跑路的跑路,隱退的隱退,爆倉的爆倉,目前看起來已經是風云流散,但在數字貨幣這種高大上的先鋒概念被炒完之后,接棒的則是代表了潮流文化的球鞋。


一雙球鞋何以讓人如癡如狂


數字貨幣最火熱的時候,曾有業內人士表示“幣圈一天,人間一年”,而如今的鞋圈也更是不遑多讓,盡管沒有幣圈動輒上千倍的暴漲,但是發售數天內翻個數倍似乎卻并不是什么很難的事情。至于說現在的鞋圈到底有多火,除了各大品牌專賣店前的排隊長龍之外,個人之間的交易井噴,也使得規模化的交易平臺Nice和毒先后誕生。而更加夸張的是,根據某球鞋平臺統計的數據顯示,上周一在市場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個熱門款的成交金額已經達到了4.5億元,甚至超過了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641.jpg

事實上,在小眾圈子里的限量版球鞋有著一個圈外人驚詫的價格并不稀罕,但一雙球鞋憑什么會這么火呢?鞋圈人士會告訴你,“不要問,問就是熱愛,問就是沖”。當然這個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有大量資本涌入的標的都能被炒火,就像前幾年的“姜你軍”、“蒜你狠”,更近一些的數字貨幣,如今只是輪到了球鞋而已。


如果講的復雜一點,球鞋本身是擁有被炒到一飛沖天的價值。球鞋準確來說是籃球鞋,其與潮流、時尚聯系到一起的根源,是來自美國的街頭文化,可以說球鞋文化Sneaker是美式街頭文化的子集,而街頭文化則是伴隨著美式文化的輸出早已風靡全球。

d4870584616c4962a282e8bb41ce8537.JPG

街頭文化的代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嘻哈,誕生于上世紀70年代的紐約黑人社區,作為一種純粹自娛自樂、自我表現、自我宣泄的文化形態,帶有強烈的打破傳統、展示個性的特性。而球鞋進入街頭文化的范疇,則源于“籃球之神”喬丹和hip-hop中的“披頭士”——Run-DMC樂隊,分別被耐克及阿迪達斯簽約,自此籃球鞋從單純的運動鞋也走向了更為廣泛的領域。

77ecb4b2e34242e4bbe2326f88717c8c.jpeg

如今伴隨著籃球運動風靡全球,特別是NBA在中國取得的空前成功,也讓每個人都能通過一雙球鞋來表達自己的想法,展現自己的生活方式。而球鞋也已成為年輕一代的身份標簽,或者說是“暗號”,穿著AJ1和NikeCraft Mars Yard的少年之間,顯然是有著更多的共同語言。


炒幣或許還真不如炒鞋


作為一種亞文化,Sneaker可以說是相當之成功的,而且一旦與文化屬性扯上邊,產品的溢價空間就要由想象力來決定了。但凡事都講求一個過猶不及,如今隔三差五出現一20歲大學生靠炒鞋月入4萬,實現經濟獨立;又一年輕小伙拿付首付的錢ALL IN球鞋,直接首付變全款的這些例子,也讓如今鞋圈給人的感覺已經與幣圈沒有了太大的差別,甚至兩者的發展軌跡都如出一轍。

1c4846d2eda24e33a24bbf739a9bd5e2.jpg

同樣是亞文化的一員,球鞋源于街頭文化,比特幣則是技術極客的信仰。比特幣的爆點是勒索病毒,而球鞋走入公眾的視線則是《中國有嘻哈》的成功;比特幣的總量固定帶來了稀缺性,球鞋的稀缺性則是通過耐克阿迪們人為制造的限量版或聯名版來控制,而且球鞋還多了一個身份標簽的作用。甚至兩者價格一路走高的路徑也極為相似,信息轟炸塑造掙錢效應,引得無數小白進圈,再利用羊群效應營造出狂熱的氛圍。


當然,00后炒鞋確實要比炒幣好上那么一丁點。同樣是龐氏游戲或者擊鼓傳花,球鞋作為一個實物好歹還有使用價值,也就是鞋圈人常說的“跌穿(跌到原價之下就穿)”,而數字貨幣現在來看那可就真的只是空氣幣。

7f10c183f9994347bd5cc77565a050fb.jpg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曾經的青少年已經成為中年人,但還有下一代人。且不提籃球或者NBA在國內的普及度已經相當高,就單單是籃球這種對于場地要求低的運動,讓打籃球的人自然是一茬接著一茬。而反觀幣圈,不管是此前李笑來的高論,還是孫宇晨操盤瑞波幣,以及其他各種空氣幣的相關信息,都已經讓外界認清了幣圈的畸形本質。因此在一個“接盤俠”源源不斷,另一個是無根浮萍的情況下,自然是高下立判。


鞋圈已是烈火烹油,追漲不可取


或許有人會說,炒鞋和炒幣明明是一丘之貉,目前耐克和阿迪達斯都是采用OEM模式來完成生產,很多球鞋都是“made in China”,而這些位于中國或東南亞代工廠才是掌握球鞋生產的核心技術,完全可以復制出真假難辨的高價限量球鞋。因此一旦假貨開始大量沖擊市場,勢必就很容易讓鞋圈人士的共識變成空氣。

7-1G116114309.jpg

對于這種看法只能說是太多慮了,這些品牌已經壟斷了球鞋的一級市場發行權,這點就與戴比爾斯在鉆石行業的地位一樣,只有經過耐克們和戴比爾斯之手的球鞋或者鉆石,才是具有特別意義的真貨。


就像我們購買鉆石都會附贈IIDGR或者GIA證書一樣,未來耐克們也不是沒有可能為每一雙球鞋都附帶唯一的ID,甚至于直接將球鞋與區塊鏈技術結合在一起,把球鞋的所有權token化,通過區塊鏈技術的溯源特性來防偽。只是說現在各大廠商暫時不認為假鞋會傷害到整個市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當下這種狂熱的市場環境反而是品牌主觀刻意的結果,通過熱度來提升品牌整體勢能,使得這些限量版產品之外還能帶動其他更多產品的銷售。

v2-20e974dbf1b4f8f3122aa4736234491e_r.jpg

那么,炒鞋比炒幣看起來是好不少,是不是現在就可以“買買買,沖沖沖”呢?只能說現在這個情況實在是不建議“追漲”。實際上,國內的球鞋文化從2014年阿迪小綠尾開始,就迅速進入了爆發期,各種國內或者海外大炒家賺大錢的消息早在2016年及2017年就已經開始出現。


凡是一個能夠被拿出來大面積討論的標的,客觀上都已經很難存在暴富的可能,為什么到了今天各種暴富新聞開始密集的在主流輿論中出現?其實,現在的鞋圈更像是2017年夏秋時的幣圈,整個大盤確實在上揚,但已經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之勢,勢能幾乎已經衰竭,真正熱愛球鞋的愛好者已經被品牌加快推出新品的節奏榨干了錢包,這時候就需要引入新一波的韭菜,營造出鞋圈遍地金礦的景象。

Screenshot_20190826_190124_meitu_1.jpg

由于新鮮韭菜不熟悉鞋圈“打新”的門道,就只能依賴毒、Nice等平臺,或者閑魚這樣的二手市場,也給了莊家高價賣鞋的空間,因此現在頭腦發熱高價收鞋,與2017年12月中旬以19800美元的價格接盤比特幣本質上并沒有什么區別。


因此我們也希望希望黑格爾大師的論斷,“人類唯一能從歷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不會又雙叒叕一次在大家身上重演。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踩(0)

最新文章

相關文章

大家都在看

? 山西十一选五任七遗漏